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符文猎手 第六十三章 石板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4:41

符文猎手 第六十三章 石板

对于塞浦路斯的自怨自艾,埃尔只能表示同情。按理来说堂堂一位剑圣,不应该如此籍籍无名,但塞浦路斯在历史上确实没有留下多少痕迹。

想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家伙就在抱怨这个问题,不过那时候埃尔只是以为自己孤陋寡闻。但在剑堡之战结束后,他也曾经向同行者询问过有关于这家伙的事迹,不料就连身为北风家族嫡系后代的席马科,对此竟然也十分陌生。

落叶剑圣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但十分诡异的是,在那个传奇史诗般的年代里竟然没有留下多少文字记录!

换而言之,他的存在就好像是冒险小说里面的背景设定一样,诸如发布任务的酒馆老板那样看上去很重要却又没有存在感的角色……

说实话,塞浦路斯虽然有点逗逼,但也的确是个有趣的家伙,在他消失之后,埃尔还一度有些失落。他在心底里也曾幻想过,假如和这家伙生在同一个年代,也许可以成为关系不错的朋友也说不定。

不过当塞浦路斯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种伤感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他早就应该知道,以这家伙的叛逆性格,又怎么可能不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落叶剑圣,未必籍籍无名,也有可能……是被人故意掩盖住了他的过去。从他和真理会扯上关系的那一刻起,埃尔心中就不由自主地升起这样的怀疑。

“我记得你好像对真理会并不怎么感冒,怎么后来又会变成他们的守墓人?”埃尔疑惑地问道。

“人啊,总会长大的。”塞浦路斯拍了拍脑袋,叹了口气说道:“长大了呢,回头看看自己少年时代的叛逆,就会觉得特别可笑。”

“所以,你最终还是选择了向真理会效忠?”埃尔冷笑道。

“我不会向任何人屈服,这是独属于剑的尊严。如果没有这种信念,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剑圣。”塞浦路斯摇头苦笑道:“我一生都在追求至高无上的力量。但当我到达顶点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切毫无意义。”

“我不明白。”埃尔坦然地说。

“你还是永远不要明白的好。”塞浦路斯说。

“那有什么我现在能明白的吗?”埃尔问。

“显而易见,你已经凑齐了开启陵墓的三个必要条件,直接打开封印,拿走你想要的东西就好,我不会阻止。”塞浦路斯说。

“我对真理会的东西没什么兴趣。”埃尔说。

说完这句话,他发现塞浦路斯的眼神突然变得古怪起来。

“你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塞浦路斯似笑非笑地问。

“我当然不知道。我们只是陪那位小哥下来挖宝的雇佣兵而已。”埃尔伸出手指了指依然沉浸在学术世界中的高文,撇了撇嘴说道:“至于真理会在这里留下了什么遗产。我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我嫌他们太恶心。”

“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其实你只不过是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而已。”塞浦路斯摇了摇手指,意味深长地说。

“好吧,到底是什么?”埃尔有些不耐烦问道。

塞浦路斯轻轻一挥手,二人所在的大厅转眼之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间相对而言狭小了许多的石室。

这是一间没有入口的石室,四周都是光秃秃的墙壁,只有正当中矗立着一座并不高大的石碑。或许是由于岁月的侵袭。石碑上面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但是依然可以看到边缘处金属的光泽。

如果有精通古代宗教历史的学者在此,一定会认出这并不是什么石碑,而是一座古老的神龛。埃尔对此当然一无所知,他只是注意到了神龛上面篆刻的文字。

那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文字,而是由八颗符文所组成的一句符文之语。尽管其中一多半都是埃尔从未见过的符号,但在这一刻他却下意识地念诵了出来。

“时间与空间纵横交错。混乱与秩序对立永恒,生命与死亡轮回往复,光明与暗影相生相伴……”

随着他依次念诵出这八颗符文结合而成的符文之语,黑色指环上再次闪过一道蓝色的光芒。这让埃尔隐约想起,这枚看似平凡无奇的指环,似乎每一次都会对组合出来的符文之语产生感应。但他却不知道这种感应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是一段很有趣的墓志铭,可惜以你现在的层次还无法理解。”塞浦路斯拂去神龛上的尘土,在某一个机关上面轻轻一按。神龛发出一阵滞涩的石头磨擦噪音,从正中间裂开一道缝隙,显露出隐藏在其中的东西――那是一具僧侣的干尸。

之所以说是僧侣是因为这具干尸的身体上还保留着曾经的服饰,从款式上来看和埃尔印象当中的暗月苦修士相差无几。也许是因为这个密闭的环境,这些粗布缝制的服饰经历千年时光依然完好如初。

干尸盘腿打坐在神龛中央。微微低着头,双手放在胸前,而在他的手心中,托放着一张巴掌大小,不明材质的白色圆盘。

“千年之前,大贤者艾伦在这片蛮荒之地的古族遗迹当中发现了这块上古石板,而他也是后来创建真理会的十二圣贤之一。”塞浦路斯注视着神龛内的干尸,语气中带上了几分沉重。

“艾伦一直将这块石板视为传说当中的‘真理之匙’,这可能也是他创立真理会的初衷,他希望能够集结当年最顶尖的那一批圣贤的智慧,共同破解这个古代的谜题。”

“当时也确实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从中解析出来的知识给真理会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利益。但是最终,艾伦却选择终止了自己的研究,将上古石板带回到了最初发现它的地方,并且给自己建造了这样一座陵墓。”

“这和我以前听到过的真理会黑历史不太一样。”埃尔说。

“一般公开在外面的资料上,写的创始人都是雷斯林吧,又或者你所了解的是艾德里安的故事?”塞浦路斯看了一眼埃尔腰间的风痕,无所谓地说道:“其实当年的十二圣贤都是有故事的人啊……只不过天妒英才,那帮老不死的最后下场都不怎么好就是了。”

“虽然听不明白但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是……对我而言没什么意义。”埃尔耸了耸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看我这身打扮,像是能搞明白这玩意的那种人吗?相对于那帮疯子为之奋斗终身的‘真理’,我们这些平凡人啊……只想要知道明天如何努力地活下去而已。”

“你也算平凡人?”塞浦路斯深深地看了埃尔一眼,歪着脑袋笑道:“作为这一代的守墓人,我的职责就是等待下一个守墓人,又或者像你这样符合三项条件的幸运儿来到这里,拿走艾伦最后的遗产……当然这无所谓啦。我留在此地的只是一个投影并非真身,只要遵守那个卖身契约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但是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这块上古石板上所记载的可是上古时代的智慧结晶。诸如死者复生那样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喔?”

埃尔的脸色骤然僵硬。

“你怎么知道……”他冷声问道。

“这不重要。”塞浦路斯似笑非笑地说:“重要的是――这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埃尔看着他,沉默了片刻。

“我要付出什么代价?”他沉声问道。

“也可能是有的,但那关我屁事儿?”塞浦路斯摆了摆手不屑地说道:“根据当年我签下的那个奴隶契约,只要你拿走这玩意儿,我就可以获得解脱。至于在这之后你要付出什么代价……这跟我有毛的关系?”

埃尔依然盯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伸手的意思,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免费的午餐。丛林中富有经验的猎手,绝不会碰触自己送上门的猎物,因为那其中多半隐藏着致命的陷阱。

死者复生……那种传说太过于虚幻。反而让埃尔产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理智告诉他这是无稽之谈。但如果有哪怕万分之一的真实性,也许这个风险值得一冒?

埃尔还在犹豫,但就在这个时候

,他感觉到自己所在的这个空间轻轻地晃动了一下。

虽然只是看似微不足道的一丝晃动,但是对于白银位阶的敏锐感知来说,也足以让他在瞬间判断出异常的情况。

他们身处于地底深处,头顶上还有一座千百年不曾损毁的庞大地宫。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使这里产生一丝晃动?

趁着埃尔突然失神的这一瞬间,塞浦路斯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他悄悄地伸手向干尸手中的白色圆盘摸去。

某种源自于契约的神秘力量,在他碰触圆盘的那一刻,阻挡住了他的手指。然而塞浦路斯对此毫不意外。他一翻手抓住了干尸的脑袋,将干尸提了出来,然后一脚把干尸踹向了埃尔。

干枯的尸体在离开神龛的那一瞬间似乎就失去了维持其存在的力量,在半空中直接就化作一团飞灰。埃尔措不及防之下,被这团千年骨灰淋了一身,而干尸手中的圆盘也砸在他的脸上。

“你妹啊!”埃尔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仰头向后躲去。不过他并没有感受到脸上被砸到的疼痛。只是眼前一花,四周的石室连同神龛与塞浦路斯全都消失在空气之中。

埃尔摇了摇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罗拉娜和高文就站在自己不远处,投来莫名其妙的目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云南牛皮癣治疗方法
山西妇科医院
常德治疗盆腔炎费用
云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山西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