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夜寰第四百六十九章与剑一体

发布时间:2020-01-22 00:53:10

夜寰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与剑一体

一剑两式,许麟已经用的极其娴熟,有了当年老者在其面前使用时的妙意,但是让其本人再看,却有些不伦不类的,但是哪里不对,老者一时间又看的不太明白。

摇晃着手里的酒壶,闻着陈酿的酒香,老者眯起了眼睛,不禁喃喃自语道:“九九归一,雷劫九落,这才过了三个,剩下的六道,你要怎么办?”

半空之上,劫云再卷,巨大的漩涡,居高临下的仿佛远古的恶魔,嘶吼着的阵阵雷音,震颤着山川河流,疾风骤雨间,毫不停歇的又是一道光雷落下,而这时候的许麟,剑式刚收,抬头看天:“还真快啊!”

就在雷光即将把许麟的身影淹没之际,半空中的黑暗里,忽有一diǎn闪光,淅淅沥沥的如狂风中不能自己的细雨露珠,却能闪烁出本身的色泽,那是一朵幽莲,在黑暗里绽放,在雷光即落的光华里,渲染了一diǎn黑色。

。。

明如的剑在飞,旋转在许麟和她自己的周围,而那一朵幽幽的莲花,开在二人的脚底,花瓣轻合,仿佛一个花骨朵一样的将二人包裹在内,于是雷光落下,在下一刻里,就是不绝于耳的雷鸣炸音,响彻四野。

明如的剑还在飞,是在幽莲闭合的一瞬间,是在劫雷砸下的顷刻,那一剑的带起,是漫天的黑色,在半空中,就好像能将无尽的黑暗一同掀起,一剑而斩,一剑而碎!

“剑影幽落!”一名昆仑长老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出一声惊呼。

而在他周旁的昆仑的弟子,更是一脸惊色,不仅面面相窥。昆仑的剑诀神通一共四式,剑鸣崩音,虚空藏剑,剑影幽落,剑之湮灭,其中最后两式不是早已失传了吗?但在今天,明如一剑斩劫雷,用的无疑就是其中之一的剑影幽落,如何不让众人惊讶?

花瓣碎裂,化成diǎndiǎn的光屑,晶莹剔透的在劫雷的余光中,纷纷散落半空,许麟和明如完好如初的依旧站在原地,但是天上的云涡旋转不止,在还不到一息的时间里,早有一道雷霆蓄势待,瞬息里,又是轰然而落,根本就不给人任何的喘息时间。

就在观战的众人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许麟上前一步,手中的金蛇剑铮铮作响,立时化成一道金光,直射半空,与此同时,脚踏七星的许麟,目视上方,嘴中咏咒,却是要再一次施展天元的一剑两式?

白衣老者微微皱起了眉头,一剑两式固然强悍无比,可此时的天雷早已不是先前可比,这一次他就这么有信心能将劫雷定在半空?

有些相同疑问的不止是白衣老者一人,远处的玄德老祖还有妖主,都有些疑惑不解,难道许麟黔驴技穷了不成?

可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疾驰向上的金蛇剑芒,在猛然间,忽然就此定在了半空,恰巧是劫雷落下的必过之处。

只见许麟龇目欲裂的狰狞里,忽然爆喝一声:“合!”

振幅不止于空中,漫天的肉眼可见的震荡纹理,如水纹一样的霍然散开,空荡荡的天上,顿时就涟漪一片,一道金光开合在黑暗里,仿佛天地初开的一缕阳光,挥洒着无尽的热。

一剑两式,终究原本只是一剑,天元的字诀,远不止震,束两字而已,但在许麟融合功法的时候,将之一切不必要的因素,统统排斥在外,与上一次明悟闭关中,许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契机,一个字,断!

功法的融合便是取舍,取舍的难diǎn,就是一个字,断!如何斩断,如何选取,许麟做了很多的文章在里面,而此刻他要做的,就是一个舍。

一剑两式,不需要了,许麟要的是天元剑诀本身的真谛,融合万物的融字!只有这个字是和血神子相合契合的,只有这个字,能让许麟一字一剑,使用的毫无顾忌,

会源源不止的将天地元气转化在丹府之内,更能吸收外在的一切力量。

血神亦剑真解便以天元的融万物为本,血神子为利齿爪牙,灵犀剑诀为化物法门,三位一体,方能成就真人相。

而画龙需diǎn睛,这一个“断”字是舍弃,这一个“融”字是本意,一剑出龙,金蛇剑一剑九剑,九剑成三,三可合一,是为化龙!

金色的龙甲腾挪出那一diǎn天地初开的光晕里,但龙头狰狞,却有隐隐的血息渲染出无尽的杀意和冷冽。

那一道雷落下了,那一条初成的金龙,舞动金鳞龙尾,顺势的一扭,狠狠的抽打在巨大的闪电当中,在雷光炸碎的爆音中,龙鸣狂啸不止,一如此时的许麟,疯狂的嘶吼着,狰狞如魔头再临天下,一头黑狂舞空中,却又有两个大阴阳,循环体外。

摇晃在手里的酒葫芦掉在了地上,白衣老者僵硬的神情,有着难以言喻的意外和惊讶,一剑成龙,更为显著的两个大阴阳,却有着合二为一的征兆,这是什么?难道真让这小子成了?

同样的一幕,比比皆是,修者们的目瞪口呆,看着天空中依然叫战不休的金色龙体,那样的神物,却能一剑而就,甚至连两位化神期的修者,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实在难以想象的一剑,就此屏蔽掉了世间的一切,万物俱静,只有那一尾神龙,疾驰翱翔于天,一展其霸气本色。

吕娇容的眼睛亮,在看到许麟疯狂的一剑,在看到许麟狰狞如恶鬼,在看到天上的霸气神龙,她的脸色潮红,一身的热血沸腾,仿佛快要融化之后的快感,早已席遍全身。

陈婉如也在看着天上,但她的脸色苍白,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那一个男人还不会死,也许没有人能杀死,这样的念头一直在心里延续着。

而最为惊讶的,则是许麟身旁的明如,因为距离最近,所以看到的,感受到的则是最为真切实际的东西。

一剑成龙,化掉的则是无尽的煞气,可这么多的煞气,许麟终究如何得来,难道为了化龙一剑,他已经杀掉了很多人?

众人的心头,有着疑惑而成的阴云密布,难见阳光雨露的真实,可现实是,许麟这一剑的威力远不止于此。

因为有龙成,因为方才的一击落雷炸散在龙尾处,上苍的愤怒似乎已经蓄积到了一个dǐngdiǎn。

于是有第五道劫雷落下,这雷不粗也不大,但却是如细雨连绵一样的落下,从那汹涌旋转的云涡深处,漫天的落雷好似潮水打开一般的奔袭而来,给人的感觉,这天仿佛也要塌陷了一样。

但有着金鳞龙甲的金龙不惧,是因为许麟的疯狂,所以摇头摆尾的巨大龙身,牵动起风起云涌的大势,狂吼着迎面撞上,再次的掀动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

无数的紫色雷电,密密麻麻的不停的敲打着那偌大的金龙身体上,但是金光中,金龙摆尾摇晃,周身迸射出森然的剑息,疯狂如潮涌的将雷电之力纷纷卸掉,却好似剑息落雨的神通,在巨大的鳞甲里游走。

但紫色雷电已经构成了一以天地为根本的大,无论金龙游走在那里,始终有紫色的雷电在奔袭,许麟的双眼已经变红,于是金龙的瞳孔中,也散出狰狞的血光。

而这一幕,恰巧无疑的落在了白衣老者的眼中,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慵懒,直身挺立的望着半空中,眼眸里的深邃难掩道:“原来是与剑一体,想必那剑便是金蛇界主的金蛇剑,而这龙,就是能将三种功法融为一体的象征,不仅仅是剑诀天元,就连老友的金蛇剑阵也被你小子窃取到了真谛,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白衣老者摸了摸腰间的三尺青锋,忽然不由得一笑:“但天怒如此,纵使侥幸能让你有如此成就,可若是一起来呢?”

就在白衣老者的话音刚刚落下,游走在雷电大中的金色巨龙,忽然间仰天咆哮不止,与此同时,一身的金色鳞甲,猛然间爆出无数的金色火焰,好似银河倾泻世间一般的,弥漫了整个天空,在几息的时间里,居然将这雷电大给烧了个干净。

可还没等金色龙身再做出任何的反应之际,一道九落,层层翻卷的云涡深处,紫色与白色交织在一起,那雷层中更是有重锤聚集满天,顷刻间,当空砸落,却是将第六第七道与第八道雷劫一同降下。

而见此一幕的修者,无不心惊胆寒,就连玄德老祖和妖主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真的是天祸要来,人力难挡的景象。

但许麟依然不惧,与剑一体,让他能将自身的所有神通,全部展现在金龙的身上,这贼老天要收为许麟,势必还早的很!未完待续……

贵阳脑癫医院挂号
吉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滨州牛皮癣手术治疗
南阳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锦州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