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苍雷的剑姬 第179章 因为这是王道剧情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1:59

苍雷的剑姬 第179章 因为这是王道剧情

又一次的半梦半醒之间,我退出络回到了现实世界当中。脑袋昏昏沉沉地迷糊了一会儿后,我想要抬手把虚拟投射装置取下来接着翻身坐起,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万万没有想到的情况发生了。

我的手没能抬起来。

一些沉迷于络的仁兄由于在床上躺得太久了导致肢体麻木好半天法行动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可毕竟拥有虚拟投射装置的人只是少数,因此它并没有成为家长们用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少玩游戏多读的典型反面教材——至少在虚拟投射装置大规模量产之前不会。

虽然我同样非常喜欢上,说是沉迷也不为过;然而我并不是周末在家里挺了一天尸,仅仅四十多分钟的社团活动就能让咱的手臂麻木到失去知觉了吗?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很便从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触觉。

又粗又大又硬的……绳子。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岂可修——!?”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绳子紧紧捆在床上动不得的我尽管瞬间明白了是啥情况但依然忍不住满头黑线地抓狂着挣扎大叫了起来,“点给我松开!”

“松开你妹,乖乖在那里躺着吧。”从木桌那里传来了好基友(自称)刘涛没好气的声音,我扭头望时发现这货正坐在椅子上悠然地品着茶,“这是我对你上次所作所为的回礼。”

“不松开就不松开,别拿梦云做文章。你要是敢对我的宝贝妹妹做些奇怪的事情我保证绝对会把你干掉之后扔到海底去的。”我立即虎着脸比严肃地警告道。“咱可是看过700多集死神小学生的人,精通各种各样的杀人手段与伪造不在场证明的办法……”

刘涛闻言好悬没当场从椅子上摔倒下去,身形一阵摇晃连手中杯子里的茶水都洒了出来:“所以说这关你妹妹什么事,一段时间没有细聊你丫的怎么就突然间多出来了一个妹控属性?”

“你才是妹控,你们家都是妹控!”由于法动,我只好努力扭动着脖子在脸上做出非常夸张的表情对好基友(自称)怒喝道,“我只是在正常地关心自己的妹妹罢了

苍雷的剑姬  第179章 因为这是王道剧情

,因为这段日子正好是关键时期。”

“喵呜?什么关键时期?”旁边响起了蓝羽学姐甜美的迷糊声,“梦云妹妹近怎么了吗?”

艾蜜琳娜此时也已经翻身坐了起来,捋着躺下时被弄乱的发丝淡然道:“周梦云早些时候被一个同班的男生告白了。由于对方是联邦的人便没有立即答应。两人只是在先当普通朋友相处。不过近好像有点要发展为朋友以上的迹象,所以周翼才会说这是关键时期。”

“噢,原来是这样。”学姐和好基友(自称)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数秒之后。

“神马——!?”天然呆黑长直与神秘现象爱好者齐齐异口同声的大声惊叫了起来。

蓝羽学姐几乎整个人都凑到了我的面前:“小翼,这是真的么?”

“呃。确实是真的。话说学姐。在此之前你难道不应该先对我的这副造型表示疑问才对吗!?”

躺在床上被自己喜欢的女孩主动俯下身凑到眼前。她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顺着肩头垂落下来,轻轻触碰着我的脸颊,令我身每一个细胞都禁不住为之剧烈颤抖着;她的脸离我很近。我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女孩的呼吸。糟糕的是黑长直对此完没有丝毫的自觉,也没有意识到这样到底有什么不妥,脸上的表情显得纯真而邪。

不行了,今天经过如此一番折腾我确信自己整个人已经彻底被这丫头迷住,再也法自拔。

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品味心中的这份情意,就听见艾蜜琳娜在旁边煞风景地开口说道:“这难道是式的捆绑play?以前母亲大人也曾经对父亲这样做过呢。”

她是故意的吧,她绝对是故意的没错吧!?

但气氛这种东西没有了就是没有了,你找也找不回来。果断放弃的我囧着脸看向了附近的金发少女:“你哪只眼睛看到这是捆绑play的啦?话说你老妈以前打算对你老爸做这种奇怪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小时候亲眼看到的了。”

对于这位母亲我已经真心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后只得风中凌乱地继续问道:“那么接下来他们俩便在你的注视下旁若人地探讨了一番人生意义?”

“不,虽然父亲很宠爱与尊重母亲大人,但当她闹得太过火时也不会选择放纵。”艾蜜琳娜依然保持着优雅淡然的模样平静地叙述道,“所以她后果断被父亲敲头了。”

嘛,再怎么说也毕竟是那位腹黑女的老公啊,肯定有办法对付她那糟糕透顶的性格。

“话说回来,捆绑play到底是什么?”蓝羽学姐待日常告一段时忍不住手点着嘴唇满脸疑惑地问道,“像小翼这样用绳子把自己绑在床上吗?”

“学姐,我亲爱的学姐。你倒是告诉我究竟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把自己给绑成这种模样的啊?”我闻言顿时一阵哭笑不得,顺带着也在转移话题以让萌萌的天然呆知道某些奇怪的东西,“又不是在变魔术,普通人一个人论怎么弄也不可能的吧。”

黑长直仔细想了想后握拳捶着手心露出了满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小翼你是被别人给捆起来的。活动室里没有其他人,因此能够这么做的只有小涛。可,小涛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被学姐点到名的好基友(自称)眯着眼睛竖起食指煞有介事地回答道:“当然是因为很好玩啦。难道蓝羽学姐你不觉得可以随便挠周翼的痒痒而他却又不能反抗什么的很有趣么?”

“你个混小子放学后给我在校门口等着,看老子不把你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来!”

“我有传送五速鞋家园卫士以及闪现,你是追不上我的。”

“呀,一般说来那应该是从泉水里赶去参加已经接近尾声的团战并且抢五杀才对吧?”

蓝羽学姐并没有理会我和刘涛之间的日常,她在认真考虑一番之后忽然很高兴地拍了拍手,眨巴着闪亮亮的大眼睛看向了瞬间惊得冷汗涔涔的我:“那么小翼,我就不客气啦。”

“等会儿!你说不客气究竟是要准备做什么!?”我大声怒喝着试图阻止天然呆,“给我认认真真地解释清楚!”

但学姐完不吃这一套,她没有回答我的提问,径直把手伸向了我的腋下。

我有一百万个理由相信黑长直绝对不是在检查我是否有狐臭然后将其作为未来她决定自己终身大事的重要参考。

说老实话我并不是很怕痒,小时候经常和梦云闹着玩时便注意到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蓝羽学姐对我施加的任何刺激都像触电一般强烈,结果我当场就忍不住从眼睛里喷出了大量的泪花,拼命扭动着身躯一边狂笑着一边泪流满面地说道:“住、住手,停下!雅蠛蝶,真心的雅蠛蝶,这样下去会死人的啊!”

“怎么样,学姐?”刘涛在桌子那边淡淡地抿着茶道,“你瞧,果然很有趣吧?”

我要毙了他,我绝对要用狙击枪毙了这家伙!

“嗯,一点也没错!”蓝羽学姐乐此不疲地对我上下其手着说道,“而且小翼看上去好像也很开心的样子呢。”

并不是所有的笑到流眼泪都是异常开心的象征啊喂!你真的有弄清楚喜极而泣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吗!?

然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吐槽了,如今咱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期望蓝羽学姐可以早点收手,得我就此背过气去。

意外总会每次都来得非常突然,使劲挠我痒痒的黑长直非但没有要停止的迹象,反而向前走了两步似乎打算变本加厉。可就是这两步,使得接下来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控的事件。

天然呆不知怎么的脚下一滑就那么失去了平衡,当场惊叫着整个人上半身部趴在了我的身上。虽然没有出现意中两个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这种情况,但鉴于黑长直胸部的雄伟程度,我还是感受到了比**的触感,差点就要飘飘欲仙了。

“喵呜……对不起小翼,压疼你了吗?”好半天才回过神的蓝羽学姐忙不迭撑起身子满脸紧张地看着我问道。

“完大丈夫!你便是再继续压个几分钟也没有问题!”

“喵?”天然呆比迷糊地歪过了自己的小脑袋。

而此刻坐在远处悠然品茶中的刘涛却早已经泪流满面地狠狠捶起了桌子:“没天理啊!这明明是恶整周翼这魂淡的绝佳机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王道剧情的呀!?”

“因为这是王道剧情。”艾蜜琳娜在一边淡淡地总结道。

好基友(自称)顿时言以对。未完待续

铜川治疗妇科费用
铜川治疗妇科医院
铜川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铜川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