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舟游诸天 第四十章 荣府掠人

发布时间:2020-01-14 19:09:02

舟游诸天 第四十章 荣府掠人

荣凤祥是洛阳城的首富,其府邸建于城东北一座小丘之上,占地极广,规模宏大。一眼瞧去,林木间房舍星罗棋布,气象万千。

一条宽阔得不下于御道天街的白石板路从荣府正门处横担而过,与从另一个方向直通而来的大道在朱红色的铜钉楹门前交错,形成了一方视野极佳的广场。

因为荣凤祥的寿宴就在几天之后,所以荣府的广场已然被布置起来。庞大的鳌山高高的搭起,其上彩栅高结,遍悬奇巧花灯,遥遥望去不下万盏之多,与昏昏如墨的辉煌炫目,照得内外明如白昼。

此时,已是黑夜,偌大的荣府附近虽说不上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但较之荣府周边的安静,这里的确是一处繁华的盛景。离寿宴还有几天,可荣大官人请来的戏班子已经在这里表演起来,他们吸引了左近百姓不少关注的目光。

元皓就在在这份热闹之中,接近荣府的。

利用灯光与阴影交织而成的斑驳全身包裹着T-1000液态金属的他凭借着念动力对自己身体的把控蹑手蹑脚的攀上了荣府西侧的一段墙壁。他微微用力,眼见下方没人,整个身子顿时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飘飘的落入草丛花荫之中。

借着灯火指引,元皓就像是一头灵猫般轻盈的在阴影之中穿梭。他把感官的灵敏度提升至颠峰的状态,所经处方圆数十丈内连虫行蚁走的微细声音,亦休想瞒过他耳目。

宛如开了全视野的外挂一般,元皓不断奔走动作不断,或跃高窜低,又或左闪右避,都能刚好避开了荣府内的人。有时只差一步便给人看到,但偏偏就差这点点而没有露出形迹。所有明岗暗哨,都拦不住他们。

如入无人之境,这便是元皓眼下在荣府的真实写照。

荣凤祥不负洛阳首富之名,只是由三进组成的主宅便尽显奢华富贵的能事。

前堂不仅面积大,空间高,装饰华丽,其气势更比得上宫内的殿宇。中央六根沥粉蟋龙金柱直上屋顶,天花布满纹雕,中央的藻井是二龙争珠立体浮雕。其他家具、挂饰均非常讲究。

眼下天色已晚,荣凤祥也没有必须要接待的宾客,故而前厅之内虽然灯火通明依旧,但偌大的厅堂之上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元皓当下不曾停留,一路迈步轻驰,如风一般穿过繁复婉转的回廊,径自扑向主宅的后堂。

后堂的迹象与前厅有些不同,虽然奢华依旧,但少了一些磅礴大气的迹象,多了几分惬意舒适的味道。元皓知晓这是前厅与后堂所承担“功用”不同而造成的。一般人的前厅,乃是会客办公之所,而后堂则是休息享乐之处。即使要用来会客,也只接待亲密高贵之客。

元皓在后堂的西侧腾空而起,宛如大鸟一般飞向高高耸立的屋脊。他无声无息的在屋脊上落下,覆盖全身的液态金属一阵变化,却是将他的外表与月色下的青瓦融合于一体,令人难以看清其中的不同。

这无疑是高科技对人眼欺骗,但这样的欺骗却是元皓眼下所希望的。

趴在屋脊之上,元皓轻轻的掀开一片青瓦。厅堂里的灯光一下子投射上来,被元皓的脸挡住了。元皓凝神透过屋梁的结构向下望去,高高在上的距离,让他有了不错的视野。很快,他就看清了厅堂里的一切。

厅堂里一位美貌少女正在托腮沉思,但见她黑发如墨,肌肤如雪,晶莹剔透,整体看起来的确是天生丽质,美貌诱人,顾盼间双目艳光流转,夺魄勾魂,以是脉脉含情,又若含羞答答。只是一两个小动作,更显得她举止伶俐,仪态万千。

后堂之内,自然不止她一人存在。只是她端坐在哪儿静心凝思,却将所有人的风采都遮蔽过去。

元皓自认也是见惯了美女的,可眼下一眼瞧着,目光却也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真是美的令人心动啊。这就是洛阳双娇之一的荣姣姣了吧。嗯,看原书介绍她似乎也是祝玉妍的徒弟,那么……应该对她下手也行?”元皓左右思索一下,便打算行动。

可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元皓循声望去,却见一人在一群家丁的护卫之下迈步而至。

熠熠的灯火照亮了那人的模样,让元皓看得分明:只见他年约五旬,保养得很好,瘦脸高额,神情严肃,一副难得露出笑容的样子,予人以冷静自若的感觉。他目光锐利,鼻子高挺而直,嘴巴在比例上大了少许,额角高隆,言行举止之间亦有一份大气,翘起来确有大老板的格局。

荣凤祥直入后堂与荣姣姣会面,一开口就是一句:“你师父怎么说?”

“祝玉妍说……”荣姣姣回答,言语中竟是直呼祝玉妍的名字,显然对她的师父并没有常人想象中的尊敬。

“等等……”荣姣姣才开口,荣凤祥便拦下了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嘻?”荣姣姣嘴角翘起弧度,略带媚意的娇声询问:“今次也要么?”

“自然!”荣凤祥点头,平淡的话语中蕴含着外人听来总有些古怪的意味。

“好像有点猥琐啊。”元皓思索着摇了摇头。他见底下的二人已然迈步转向后堂的门,立刻屏息而待,直到他们都走远了,这才将瓦片重新放回原处,就屋脊之上纵起身法,朝后堂之后的建筑群跃步而去。

这一刻,元皓运功于双耳,锁定了荣凤祥和荣姣姣两人的足音,在阴影之中遥遥的吊着,跟随他们走到一处院落之中。

这是一处无论立基、装设、栏杆、门窗、墙垣、园林、假山、造石、水池都考究得多的院落。

全院以五座建筑物组群形成,以门洞、长廊、曲廊、庭院作为连接转换的过渡,建立起五组建筑物互相间的关系,厅、堂、房、斋、馆、楼、台、轩、阁、亭,各类建筑呈现多样的变化下,又浑成一个整体。

元皓听着两人行来,步入一栋没有灯火,但规模特别宏大的楼宇之中,心中对两人接下来的谈话越发的好奇呢。

他左右张望了一下,飞身而起,双臂振开,飞向楼宇的高处,手足并用的一阵轻踏,最终落在那高楼顶上的瓦顶处。

此时,他离地至少在十丈以上,楼宇内逐渐亮起的灯火却没有将他的影子投射下来。

就在他将自己的身子安置好之后不久,楼宇顶层的灯火也已经亮起。趴在瓦顶上的元皓侧耳倾听其内的动静,瓦片之下的细碎声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

“呵……告诉我……呵……你师父是怎么说的……嗯?”荣凤祥嗯嗯啊啊的询问。

“啊……师傅说……额……最近……额……要注意,不要正面……嘿……招惹寇仲他们……”这是荣姣姣嗯嗯啊啊的回答。

尽管没有看见瓦片之下的画面,可就听着这样的声音,元皓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起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两个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元皓怀疑着。

不过,他们之间的混乱暧昧元皓不想再理会,在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发现荣凤祥将自己的护卫都留在楼宇之下后,他攸然站起身来,脚下微微一用力整个人便沉身而下,撞碎了数十片青瓦,如下山的猛虎一般朝荣凤祥和荣姣姣直扑而去。

这一刻,他清楚的看到荣凤祥和荣姣姣紧密的抱在一起,两人衣冠不整,行为亲密,荣姣姣的脸上依稀挂着异样潮红。

“他们不会真的做些什么吧……”元皓一见,脸上顿时显出几分嘲讽厌恶的神色。

他觉得这两个人很是肮脏,可就算是这样的肮脏,他也必须向他们动手。

瞬息之间,元皓离两人以不到一丈了。可出乎元皓预料,荣凤祥和荣姣姣之间,首先生出警觉的竟非荣凤祥这个老派的邪道高手,而是荣姣姣。

在元皓袭来的瞬间,荣姣姣翘起俏脸朝元皓处瞧来,一对美眸异光亮起,手上同时幻起一片银色剑芒,朝元皓探出的双手斩去。其反应之快,剑招之狠辣老练,让元皓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

“这家伙……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元皓不敢怠慢,连忙从自己的个人空间中挚出铜棍,单手执拿着朝荣姣姣的剑势迎去。

“当……”沉重刚猛的铜棍撞入绵密的剑势之间,以力破巧的将荣姣姣的剑势撞得七零八落。

铜棍之上的力量勃然发出,宛如一把重锤狠狠的打在荣姣姣的臂间,令荣姣姣踉跄后退,口喷鲜血。

只是看着轻巧的一击,荣姣姣已然如遭雷击,再无反手之力。

这不过是瞬息间发生的事情。

就在荣姣姣突袭而至一招,败落的同时,荣凤祥身形一动,脚下也不知如何作势,整个人顿时如安了轮子的转椅一般在地板上迅速的滑动,不退反进的朝元皓扑来。

“呼”!

荣凤祥两袖挥打,奇异的劲力连击而出,以奇特的轨迹间不容发的打在元皓的背上。

元皓背上衣服中真气鼓荡,生生撑起一片隆起,将荣凤祥的两袖连击化解于无形。

这一下轮到荣凤祥暗叫不妙,他已经看到了荣姣姣的败落,明白来者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心里顿时存了逃跑的念头。

当下,他晃肩转身,脚下发力打算逃离这等可怕的所在。

可还不等他一步迈出,元皓手分钟铜棍便挥洒出一片气劲朝他脑袋笼罩而去。

荣凤祥骇然上望,元皓的铜棍带着猎猎风声,像闪电般迎头劈来。棍做刀势,庞大至无可抗御的气劲将他完全笼罩,生出寸步难移的可怕感觉。

他无可奈何,只能急运全身功力,两袖上扬,拂住元皓的铜棍,想借着这棍的重力,远离这里。

可就在他有所动作的当口,凛冽的寒意从他右侧涌来,冰凉森然的致命剑气,像一堵墙般无情压至。

荣凤祥骇然瞧去,却只见数把锋利的银色短匕凌空而至,突兀拦住了他转向楼梯口的道路。

“该死!”荣凤祥对此恼火不已。

他知自己因心神全被元皓落下的惊天动天的一棍所慑,竟忽略了对方还能用各种稀奇古怪动作的时间。,

“真糟糕!”他懊悔不已。

他知道若资金及刚才不稍作犹疑,全力逃命,说不定能避过此劫呢。但现已说这些已然太迟他连后悔都来不及了。

没办法,荣凤祥只能再次前行,扬起手中双袖。

“蓬”!

元皓收了几分气力一棍痛劈在荣凤祥双袖上,在将荣凤祥打了一个正着的同时,又借力往后翻飞,三两下来到了荣姣姣的身边。

他伸出一只手往荣姣姣的胸口轻抚直接控制住了她的胸前要穴,令她动弹不得。

而就在元皓控制住荣姣姣的当口,荣凤祥应棍喷出一口鲜血,步履跄踉,跌步向后。

元皓攸的转过身来,身法展开,恍如鬼魅一般追到荣凤祥的身前,挥打出了自己的左手。

“嘭!嘭!”

如中败革的声音沉闷的想起来,在随之爆发的凄厉的惨叫声下,荣凤祥整个人似若不受控制,骤失平衡的陀螺那样转跌开去,眼耳口鼻全渗涌鲜血,滚跌地上,再也没有了一丝气力。

眼见自己的两个目标都失去了抵抗能力,元皓顿时大喜。他猿臂轻舒,一手夹住一个,将两人扣在自己的腋下便纵身而起撞破楼宇的窗户,也不管那十余丈的高度,就在荣府家丁一片惊呼声中御风而行,扬长而去,隐入如墨的夜色之中。

就在他这般光明正大的离去后不久,整个荣府都沸腾起来。

在荣府东边的小巷中准备接应元皓的寇仲见此情形,哪里还不明白元皓已然得手。他见元皓并没有狼狈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便满意的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对于他来说,这里的事情已经完结,接下他该去和元皓约定好的地方听听荣凤祥和荣姣姣究竟是这么说的。

南京市鼓楼医院
湖南省结核病医院
合肥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泰安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洛阳男科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