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权国1816猎鹰之箭六

发布时间:2020-01-21 17:42:37

权国 1816 猎鹰之箭(六)

没有太阳的天空灰的,阴沉沉的好像即将要下雨,气压很低,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让人心里憋得慌,好像找个什么东西来发泄一下,猎鹰军向导亚姆骑在马上,看着庇卡底城变成一片血与火的海洋,凶猛的草原骑兵直接冲垮了庇卡底的城门,展开了草原人习惯性的抢掠和杀戮,“每进去一家,里面就传来临死前的惨叫声,有男人,有女人,也有儿童,还有女人被凌辱时的哀求和呻吟,从屋子里流淌出来的血液一直渗到了大街上。

为了避在劫掠中发生冲突,草原人按照部族的大小,默契的城内形成了各自的劫掠区域,似乎每一个草原人,天生就会这些,尊重强者,默认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他们骑着战马到处追逐着每一个看见的高卢人,论男女老幼,直到将他们部踩在战马下。流淌的鲜血和到处逃窜的人群,让冲入城内的草原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高举起弯刀猛砍下去,砍得人头乱滚,血腥味散发在空气里,几乎让人窒息,肆忌惮的将房屋大门打开,冲进去将里边瑟瑟发抖的人拖出来杀掉,然后带走一切看起来值钱的东西,庇卡底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城市,但也是菲利普行省有名的粮食产地,人口三万一千人,但在草原人的屠刀下,只是两个小时就被屠杀的干干净净,

“向导大人,大人们请你去接受自己应该得到的战利品!”一名草原骑兵满身是血的跑过来。向城外猎鹰军向导亚姆面前说道

“战利品?”亚姆困惑问道

“按照我们草原人的规矩,作为大军向导,是可以有权力第一时间挑选一件属于自己的战利品的,那怕大人要求是一顶价值连城的王冠,族长们也会同意的!”草原骑兵大声解释,随手将带血的弯刀在马靴上擦了擦,嘴角却带着憨厚的笑,很难跟屠夫这样的词联系在一起。亚姆随着骑兵从沿途街道路过,不少的草原骑兵正在清理尸体,很多的贵族都习惯将贵重宝石戴在身上,戒指,项链,手杖,甚至是名贵的武器,即使是死了,草原人也不会放过尸体。看见向导亚姆,一列外的都停下了,

”大人!“

草原骑兵们纷纷单膝跪下向这位代表汗王陛下的向导行礼。至于向导大人一脸冷冰的模样。就像草原上为傲慢的雄鹰,已经被士兵们视了,在他们的心中,向导是猎鹰汗王的替身,如果不是这样一副模样,反而会令士兵们感到不适应。只有向导亚姆自己才知道,他不是冷,而是在压制内心的恶心,他怕自己一歪嘴就会呕吐,虽然也算久经战场的老兵。但是眼前这条躺满尸体和杀戮的血路,还是让他的内心感到一片冰冷。数残缺的尸体,就像是被碾碎了的肉,街道上,墙壁上,到处都是大片泼墨一般的血,扑鼻的血腥味卷着风扑在鼻子上,尸体堆里能够看见不少的妇女和孩子,

从这样躺满大街小巷的尸体堆旁缓缓而过,需要的不仅仅只是勇气,还有坚韧的不像是人类的意志力,在如此多的尸体中,他的战马几乎就找不到能够落下马蹄的地方,只能从尸体上踩过去,

马蹄踩在软软的人体上的感觉,一点也不像战场上将敌人踩踏成碎片的那种感觉,反而随着马蹄落下,下面的尸体就会触动一次,那些混着血泊的手臂残肢,就像是活过来一样,从尸体堆里冒出来,犹如世间的恶鬼,

沿途所见,少有上万具尸体,见得多了,亚姆的心也从初的震惊变的麻木起来

他完感觉不到草原人一丝对于生命的怜悯,刚才还对自己和颜悦色的草原骑兵们,一旦进入屠夫的角色,似乎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毁灭一切!将一切挡在自己面前地人部杀光!决不手软!这是一次纯粹的屠杀,因为作战的目标是千里之外的高卢京都,草原人自动省略掉了习惯劫掠人口当战利品的步骤,用弯刀清理一切,用鲜血激励士气,既然活人失去了价值,草原人就会将他们部变成死人,这些人是好的战士,也是可怕的屠夫!难怪猎鹰陛下怎么也对草原人不放心,战马突然停住,亚姆握着战马缰绳的手有些发紧,他的目光落在堆满了各种各样财物的中心广场上,

”向导大人来了“还在交谈的族长们都停住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在亚姆身上,按照规矩们,只有亚姆拿走第一件战利品,他们才能够开始战利品的分配,战利品早就根据各族所得分成了十几堆,金银在里边闪动着诱人的光泽,

亚姆顺着财物堆一个个走过,几名族长的呼吸声就紧张起来,

特别是刚刚抢到一个镶嵌了各色名贵宝石小木柜的百斯丽族族长胡扎,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手紧张的交叉握在了一起,那可怜兮兮的目光,就像一头待宰的猪,那个柜子实在是太显眼了,即使混在一堆金银器里边,要想让人不发觉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亚姆的脚步在柜子前面停住,白斯丽族长胡扎的胖脸立即变成了猪肝色,其他族长的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大家在等待着亚姆将那个柜子拿走,

亚姆脸上冷峻的打量着华丽至极的柜子,缓缓说道”就是它吧!“

”哦,我的天啊!“紧张的胡扎族长差点晕过去,其他族长则是发出兴高采烈的欢呼声,向导拿走了第一件,大家可以尽情分脏了,只有朵卫颜靠过来对他说道”你很聪明,这个柜子上面的宝石足有一千多颗,雕工精美华丽,论价值绝对在2万金币以上。如果在草原上,那可是一个五千人的部族年的收入,而这次劫掠所得看似很多,其实大部分都法变成钱,能够凑足十万就很不错了,胡扎拿着这样的烫手货上路,对于白斯丽族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柜子,要是想要运回去的话,我可以派人帮你运回去!“

”不用,能给我一把双手大剑吗?“亚姆冷冷说道

”可以,不过你要干什么?“

朵卫颜愣了一下,向身后的侍从摆了一下手,一名侍从摘下自己背后的双手大剑递过去,

”当然是毁掉它!“亚姆豪不客气的接过来,高高举起。然后猛的一剑砸在名贵奢华的木柜上”啪“名贵的小木柜被大剑的剑刃劈开,碎木飞散,

“你!”朵卫颜嘴角不自然的抽了一下

”疯了。向导疯了。一定是疯了“胖胖的胡扎痛心的就像在地上滚,

各族的族长们的身体,随着重剑举起,集体哆嗦了一下了,他们显得有些所适从愣愣看向导亚姆,因为这个疯子正在用十几斤的重剑。就像是抡锤子,一剑一剑的将价值连城的名贵木柜砸成了碎片,每砸一剑,族长们的心就抽搐一下,那飞散的宝石啊。那雕工精美的表框,“啪啪啪”数镶嵌在上面的宝石四下飞散。落入下方沾满血污的泥泞中,就像是一场散落的宝石雨打在地面上,

“这个家伙!”

看着在这样的场面,朵卫颜冷峻的眼中反而闪过一丝欣赏的光泽,胖子派来的向导果然都不是易于之辈,他从一开始就感觉不对劲,自己提出血洗庇卡底城,这名向导直接就同意了,已经可以很肯定的说明,向导的任务,根本就是明里暗里的带着族长们去攻击高卢京都,

劫掠也好,杀人也好,

维基亚猎鹰已经放开了手,这次是要借助草原人的弯刀,彻底斩断高卢人供血的根脉,进而为进军高卢京都扫平障碍。十五天的时间,能够让草原人发挥到什么程度,完看向导的能力,就像马匹能够跑多,看的就是骑手的实力,而六万草原大军的骑手就是百里之外的维基亚猎鹰,这些向导就是维基亚猎鹰用来控制草原烈马的两道缰绳,利益在前,两马齐驱!想要不使出力都难,如果再在马尾上点上一把火的话。。。。。

朵卫颜自己都感到有些冒寒气了,这么歹毒的战术,果然是维基亚猎鹰一贯的风格,

但是偏偏自己还没有一点拒绝的想法,

能够劫掠一个强大帝国的京都,也同样是生活在大草原上数彪悍勇士的大梦想,尽情的杀死敌人,尽情的抢夺敌人,带着数的财宝和荣耀返回部族,跳下马,捏捏儿子们越来越刚毅的脸蛋,搂着七八个老婆一起睡,看着像自己的家族就像枝蔓一样壮大起来,人口越来越多,在战争中兴盛,在战争中死去,用弯刀和战马征服能够看见的一切,这就是草原男人们永恒的梦想,维基亚猎鹰这次是重重击中了草原各族的软肋,即使知道汗王的心思,族长们也义反顾的跳进去,

猛砸木柜的亚姆终于停了下来,木柜彻底的消失了,只有满地的碎木渣子和宝石,

他气喘吁吁的将重剑丢在地面,,潮红的脸上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完不知所措的族长们,厉声说道”真令人失望,这样一点点可怜的战利品,就能够让诸位如此狂喜,难道诸位就没有想过,特力市沙特大人所带领的另外一支部队,在这时候,应该已经超过我们数十里之外了吧!他会比我们先到达比这里富饶一千倍的高卢京都,他们会领先于我们得到那些如山的财富,那时,我们就真的只有捡破烂的命了!“

“对啊,跟高卢京都相比,这些东西都是破烂!”族长们听到一下热血沸腾起来,大声高喊“上马,体上马,我们去高卢京都‘

在丹尔尼城位置高的一栋碉楼内,阿尔杰农卡佳在一份命令上慎重的签上自己的名字,站起身,将命令交给门口等待的军官,说道“告诉哈森兰波大人,今晚天黑之后。掘开科姿的上游的河道,然后向北边进入菲利普行省!这份命令很重要,一定要选派一名忠诚的勇士才行”

“是!属下会亲自跑一趟的,大人请放心吧!”传令官手紧握成拳头,一脸激动的拿着命令离开,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阿尔杰农卡佳终于暗松了一口冷气,刚才是下令哈森兰波掘开科姿城上游河道的命令。在天黑之后,一直潜伏的哈森兰波的第六军就会掘开河道,水淹猎鹰军在丹尔尼的后方大本营科姿,猎鹰军在那里囤积了大批的粮食和物资,一旦被洪水卷走,断绝了后勤的十万猎鹰军将陷入死地,只要想到维基亚猎鹰在收到这样的消息后气的直跳脚的样子,阿尔杰农卡佳就感觉以前所受的一切憋屈都算值得的,

“今天。数百万高卢人的生命,曾经的荣耀,一切加在帝国上面的耻辱。都会得到偿还的!”他来到前。抬头看向外面落着雨点的天空,手指在不知不觉间扭断了手中的鹅毛笔,带着几分病态的灼灼目光,透过迷茫的大雨笼罩在远处的高原上,

哈森兰波站在一处堤坝上,沸腾的河水在他脚下发出犹如猛兽咆哮般的可怕声音。一份命令从他手中落入水中,白浪滚滚,巨大的潭水已经开始外溢出百米,这里是科姿城河道的上游,下游宽敞的河面在这里显得狭窄了许多。

大量大量乱石沟壑形成一道天然的隔水堤坝,从山顶部融化的雪水是科姿河道上游的主要水源。暴雨留下的充足水流,从高处顺着山体而下,利用狭窄多石的山体,哈森兰波截断了上游的河道,

哈森兰波的第六军自截断河道算起,已经超过十天的时间,其中有七天都是暴雨或者大雨,沸腾翻滚的河水撞击拦河堤坝上,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声,河堤已经出现了动摇,就算阿尔杰农卡佳不下达命令,哈森兰波也准备提前泄洪,实在是太危险了,第六军士兵感觉就像站在一个巨大的炸上面,洪水随时可能冲垮堤坝的外延,将一切都淹没掉,时间在一刻刻的朝着预定的晚上流转,

哈森兰波在做后的准备,他在审视着地图,选找着近通往北部菲利普行省的道路,因为他知道,一旦掘开河道,水淹科姿,发觉到后路被断的猎鹰军,必然会意识到自己的第六军根本没有在罗比卡萨山地,如果自己法及时撤离,就会被返身杀过来的猎鹰军团团包围,

跟猎鹰军交手近乎一年,哈森兰波作为高卢将军中有经验的名将,早就已经适应了猎鹰军的作战风格,

“命令大家准备,今晚就走!”哈森兰波将手中的地图卷起,交给身后的副官,向面前的几个部下说道“猎鹰军步兵集群并不可怕,只要不是正面交战,猎鹰军的步兵战斗力不会太具有压倒性优势,值得担心的是突袭如火的猎鹰帝国的骑兵部队,这种介乎与重骑兵和突击骑兵之间的兵种,同时具备突击力和远程打击能力,只要大概猜到我们的方位,这柄维基亚猎鹰手中为可怕的武器,必然会在第一时间向诡异的弯刀一样猛地切过来”

“猎鹰的力爪永不落空!以前被当成笑话,现在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了!”哈森兰波声音停了停,脸色严肃说道“一旦被咬上,恼羞成怒的维基亚猎鹰一定会亲自指挥部队围剿我们的,在这位公认的军神面前,我们的好运气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夜晚,又是雨,绵绵不绝的雨点沙沙的打在户外的树叶上,胖子站在苏科佳德一栋府邸的前,

帝国南方总督斯特图恩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看了一眼胖子宽厚的背影,恭敬说道“陛下,葛兰堡方面传来消息,就在今天下午,有四支高卢人的斥候队出现在葛兰堡方向,看起来有大规模进攻的征兆!”

“不用管他们!葛兰堡方面只要做好防御就可以了!挑衅什么的,不用理会!”胖子从户前回过身体,摆了摆手,眉毛微蹙的突然自言自语说道“也就是这一两天了,没想到高卢人自己先坐不住了!”

“是,属下明白了!”斯塔图恩科点头,准备转身

“轰隆隆”

天空一道白光闪过,似乎还伴随着一道绵绵不绝的炸雷,胖子眼睛发亮,突然转身再次看向外,南方总督斯塔图恩科的脸上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抹狂喜,电光已经消失,雷声却是越来越大,声音来自科姿方向,地面在微微颤抖

“哈森兰波终于掘河了!”胖子倒背着手,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苏科佳德距离科姿足有三十多里,依然能够听到如此威势,可想而知,如果大军储备屯于科姿,此刻一定是被洪水席卷冲走的连毛都不剩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临汾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牛皮癣哪家好
泉州有妇科医院吗
山东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